澄清湖假車禍詐領保險金案

【案情摘要】

刑事警察局偵查第八大隊接獲民眾吳O珍來隊報案,稱渠兒子吳O德在高雄市鳥松區環湖路上,遭犯嫌陳O全駕駛自用小客車,撞擊落入澄清湖裡致死,身亡前有投保鉅額保險,發覺死因不單純請求本大隊協助調查,經專案小組展開調查蒐集相關不法事證,發現主嫌陳O裕為死者吳O德之老闆,竟與死者之妻子蔡O純夥同嫌犯林O田、陳O全、張O安等人,為圖謀大筆保險金額4600萬元而共同策劃犯下假車禍真殺人之情事,查嫌犯陳O裕等人於103年8月底策劃第1次假車禍事件,由林O田駕駛自小客車撞擊吳志德造成多處骨折受傷嚴重但未發生死亡結果,隨後於同年9月29日再次籌劃車禍殺人行動,陳O裕、張O安及蔡O純邀約死者至KTV唱歌後,張O安趁酒醉之際帶至澄清湖散步,林O田則負責租車再交由陳O全駕車衝撞吳O德掉落澄清湖致死。死者身亡後主嫌陳O裕隨即以表哥身分積極介入後續保險金理賠事宜,且與死者妻子蔡O純同居一起生活,查嫌犯間有討論分配領取保險金額之事實,顯見陳嫌等人惡行重大,危害社會治安甚鉅。

 

【本中心協助事項】

協助調閱死者吳O德之保險資料,發現自102年10月起,有投保臺銀人壽(1份)、新光人壽(1份)、中國信託人壽(1份)、全球人壽(1份)、兆豐產物(1份)、泰安產物(3份)、國泰世紀產物(1份)等7家保險公司商業保險,總共9筆投保資料,身故理賠金額高達新臺幣4,600萬元。
本案家屬報案時離被害人遭殺害時間已將近1個月,屍體、肇事車輛及車禍現場均遭破壞或消失,且檢察官當時已開立意外死亡證明書,將此案列意外事件偵辦,增加偵辦困難度,所幸警方及時介入偵辦認案情不單純,並立即通報本中心請求協助,順利阻擋犯嫌等人領取死者各保險公司意外保險金,另經偵查人員與本中心人員共同發揮團隊合作默契,不眠不休連日偵辦,於短時間釐清關鍵案情並順利,確認涉嫌人身分,迅速緝獲犯嫌到案一網成擒。
 

 

【本案影響面之總結】

以本案殺人詐領保險金案法律評價觀之,行為人是被論以刑罰較重之殺人罪,然而,倘如回歸保險的本質來看,保險其實是結合許多相同的危險單位,而由參加的單位比例分擔危險損失。保險制度本身就是分散危險,減少損失之一種經濟制度。然而保險詐欺不僅有悖於保險的經營原則「最大誠信原則」,威脅保險事業的生存和發展,同時也會損害保險公司或廣大被保險人的利益,破壞的是國家整體經濟,擾亂金融秩序。然而法律對保險詐欺的評價僅只限於行為人對「特定人」間,即保險公司、行為人與被害者三方的評價,而行為人對「不特定」的公眾所造成的「損害」,像是保費因為保險詐欺而可能面臨的調漲、保險公司為避免保險詐欺而排除疑似的嫌疑犯而產生締約上困難、亦或保險公司因應交易成本提高而對不特定的公眾提高保險費,然而這些可能帶來的後續效應,並不在法律所評價的範圍內。

如假設保險詐欺之成因,係行為人以自由意志下,經由認知、估算犯罪效益後,認為犯罪利益高於犯罪所得之成本,進而選擇從事犯罪的命題為真,則欲防堵此一結果之產生,勢必應將提高犯罪之成本。換言之,為防止行為人傾向犯罪行為所帶來的快樂進而從事犯罪,則應提高犯罪行為所帶來的痛苦,因此,保險詐欺應予入罪化。尚且保險制度本身係經濟制度之一環,當行為人企圖破壞該制度時,同時所造成的損害,並不單單只是個人層面,還包含整個社會的經濟秩序,加上保險本身就有人類互助精神的展現本質,倘如保險詐欺過於浮濫,無異使保險制度趨向瓦解,這是因為計算保險費的基礎-大數法則 ,將因為過多的保險詐欺而趨於不精確,要保人所投保的金額將因為保險費的基礎計算失誤,而無從完全獲得理賠,更有甚者,將使大多數的人無從獲得理賠,因而造就人類互助精神的瓦解,對社會經濟秩序亦有危害。

回列表